网站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科研工作>市情研究
 
《市情研究》第九期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2-27       

关于山区县经济薄弱村产业化扶贫模式的创新思考

                                              ——以略阳县蔡家营村和周家坪村为例

中共略阳县委党校   高晓静

产业化扶贫是新一轮脱贫攻坚的重要手段,也是贫困山区脱贫摘帽的根本途径。山区县由于受地理位置、自然环境、经济发展水平等诸多因素制约,贫困面积大,贫苦人口多,贫困程度深,产业化发展水平相对落后,发展仍处于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的过渡阶段。位于秦岭南麓的略阳县山大沟深,贫困由来已久,仅乐素河、白雀寺两个镇的贫困人口就接近1万人,占到了全县贫困人口的四分之一。其中,蔡家营村和周家坪村又分别是这两个镇经济最薄弱,条件最差的村。据此,笔者以这两村为例,通过深入的实地调查,找出它们在推进产业化扶贫进程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并对该县经济薄弱村产业化扶贫模式提供了几种假设和选择,以期为山区县经济薄弱村经济发展与脱贫致富提供一条可行的路径。

一、略阳县经济薄弱村产业扶贫存在的困难和问题——以蔡家营和周家坪村为例

近些年,略阳县在产业化扶贫上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较为显著的成效,但也有不少地方,尤其是那些远离城镇、农业资源欠缺的经济薄弱村在具体推进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和问题。

(一)贫困农户数量多,贫困程度深,增收脱贫难度大,优势主导产业还不够突出。

经济薄弱村大多位于深山区、高寒山区,由于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和发展环境,导致这些地区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自我发展能力弱,实现产业化脱贫的难度很大。以乐素河镇的周家坪村为例,全镇有贫困户12384335人,占总人口的57%。其中周家坪总户数180户,653人,贫困户125户,463人,占总人口的70.9%。对这些地方,只有立足资源优势,因地制宜走特色产业发展的路子,才能在竞争中占有比较优势。对此,县上也提出了 “一镇一特、一村一品”的发展思路,要求每个村要有一两个种植或养殖业方面的特色项目,做到村村有特色产业,户户有增收项目。但笔者调研发现,这两个村至今仍然束缚在传统农业的圈子里,还没有形成一个非常明确、优势突出的主导产业。优势不优,缺乏拳头产品,品牌效应还没有形成。

(二)以龙头企业带动型、专业合作社带动型和生产基地带动型等主要产业化扶贫模式都没有形成。

产业化扶贫主要是靠政府推动或家庭农场和种养大户带动,合作社名存实亡,龙头企业至今仍是空白。其一,两个村都出现了一些种养殖业大户和家庭农场,并对产业化扶贫起到了一定的示范带动效应。如蔡家营村的产业带头人、养殖大户冯明发发展了“羊+核桃”的循环发展经济模式,引进的新品种日本清香核桃,现已经培植成功,现已经有1000多株,挂果700多株,引进南非杜泊羊,现已发展到105头;周家坪村的种植大户李芝勤2010年开始种植猪苓,现在已经发展到2000多亩,梅益富2013年开始种植,目前也已经发展到1000多亩;养殖大户王建军申报了家庭农场,目前已养殖150多只山羊等等;其二,两个村现有的合作社基本上是一个空壳,没有发挥作用。如蔡家营村村民杨俊富在2012年建立了苗木合作社,采用土地流转的方式,大力发展花卉苗木生产,并与兰州中川牡丹园合作种5亩牡丹,60亩樱花树苗,年产值上百万元,带动周边群众每户增收超过2000元,后来却因为管理和经营不善而停止运转,昔日发展红火的苗圃现已是杂草丛生一片荒芜,至今还拖欠农民租金和误工费近13万左右;养殖大户冯明发在2013年成立了绿草地山羊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但由于管理不规范、利益分配机制不健全等原因导致人心涣散,最后转成了家庭农场。周家坪村也存在这个问题,原来申请执照登记的5个专业合作社由于后续资金不足或产业链瘫痪目前都没有运营。目前只剩下的一个魔芋专业合作社,现在也只有名字没有具体产业;其三,两个村的龙头企业至今仍然是一个空白,公司+农户”的产业化扶贫模式尚没有建立起来。一方面由于山大沟深、交通不便、投资环境差,农户分散、组织成本高、不易带动等因素,导致招商引资困难,另一方面,个别头脑灵活的养殖大户有建厂想法却因资金缺乏而搁浅。如周家坪村种茶大户赵金山就有在镇上办酿酒厂的想法,因为有过在镇办集体杜仲酒厂当厂长的经历,有酿造技术和管理经验,目前已经享受了3万元的金融扶贫贷款资金,但缺口仍然很大。

(三)以家庭经营为主的小生产与大市场之间的矛盾尤为突出。

实施产业脱贫,既要选择好项目,又要抓好生产销售等环节。农民有着自身的局限性,很难准确感受市场供需的变化,生产具有一定的盲目性,即使通过金融扶贫获得资金,发展了种植、养殖产业,但一旦遇到供需失衡,产品滞销,很有可能导致血本无归。笔者在蔡家营村调研发现,特色养殖业曾是本村的的重点扶贫项目,先后有养牛、羊、生猪和娃娃鱼的,希望通过发展养殖业让更多农户脱贫致富,但个别致富能人不但没有发展壮大自己的产业,还因还不起贷款而重新返贫。如村民范兴军2012年在政府扶持下贷款养猪,但由于缺技术,四十多头猪一年后全部生病死亡;村民范昌明贷款养娃娃鱼,因市场行情急剧变化,导致血本无归。所以农业产业化并不简单是引导农民积极种植养殖,更应当通过各种新型的农业经营实体来拓展农业产业链,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解决销路问题。这样农民才能真正增产增收,脱贫致富。

在经济薄弱村,农户居住较散,人均耕地面积小,基本上还是以单家独户、分散经营的“小农”经济为主,组织化程度低,市场风险大,加上其组织化程度低,规模小,几乎没有竞争优势,所以小生产与大市场的矛盾在这里表现地尤为突出。如蔡家营和周家坪这两个村,生猪和羊基本以活毛猪、活羊的方式销售,简单的粗加工都没有,养猪、养羊的整体效益较低,以养猪为例,全村二百多户人养猪的总数不足二百头,生猪卖不上价,猪仔又贵,收益不大,所以农户积极性不高,蔡家营村村里曾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花一年时间养一头猪,不如外出干10天活的收益”。周家坪村也流传着一句话:“啥都有,啥都不成规模”。规模上不去,销路肯定受到影响。

 (四)基础设施建设和后续产业的配套不到位,产前、产中、产后统一的产业链体系还没有形成。

经济薄弱村产业化扶贫面临的总体情况是以家庭经营为主,组织化程度不高,产前、产中、产后缺乏统一的产业链体系。产前主要表现为对市场的预测能力弱,道路、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不足,规模化程度不够等;产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技术和服务跟不上,对此,养羊大户冯明发体会最深,“全圈舍羊很赚钱,但我们这没条件,只能半牧半舍,野猪太多,养被吃掉很多,导致第一年就出现了亏损,羊和猪不同,要大量运动来帮助消化,‘跑’的问题不好解决,过冬时掉肉导致羊没有卖相”;产后主要表现为后续产业链没有完善,加工销售的系列化配套服务跟不上,如在这两个村,农产品一般都是不经加工,以原始的形式销往市场,导致农民增产不增收的情况。如周家坪村养殖大户王建军发展养殖产业,从2014年的几十只山羊到现在的150多只,现已申报了家庭农场,但主要以夫妻二人放养为主,采取的原始粗放的放牧方式,没有精饲料和圈养,销售主要靠小商小贩上门收购,存在压级压价的现象,利益得不到保障。他本人有意愿扩大规模,建立生产基地和专业合作社,但道路不通却成了障碍。

二、经济薄弱村产业扶贫模式的创新设想

产业化扶贫模式并非一成不变,要因地制宜,选择适合本地发展的模式。结合上述提到的困难和问题,笔者认为应把重点放在生产基地、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组织的培植和市场体系建设等关键环节上,可采取“特色优势产业拉动、庭院经济推动、合作组织联动、龙头企业带动,电子商务驱动”的方式,对经济薄弱村的产业模式进行一些新的尝试和设想。

(一)优势产业带动模式:主要是以市场为导向,立足当地的优势资源,采取“一村一品”的村级产业发展模式,每村培育和发展一两个优势产业作为贫困地区农民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通过基地建设、龙头企业的引进,能人大户的扶持,出精品打品牌,形成区域优势产业和拳头产品,通过精品名牌的拉动,使贫困农民脱贫增收。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像蔡家营和周家坪这样的经济薄弱村山多林地多,悬殊的自然高差形成小气候区,早晚温差大,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同时远离城镇,生态环境好,为特色中药材和特色养殖提供了良好的生长环境。可以聘请农业专家进行市场论证,选取具有区域优势和发展潜力的特色产业,尤其是在当地已经试种、试养成功,且能覆盖村内大部分贫困户长久稳定增收,带动千家万户规模化发展以形成当地支柱产业的种植和养殖项目,并依托当地已有的致富能人和农业大户,组织引导贫困户围绕优势产业建立生产基地。如根据相关专家建议,可把蔡家营村建成全县黄羊养殖示范村和黄精种植示范基地;周家坪村已经被镇上规划为猪苓种植示范村,目前已经有一定的基础,可鼓励引导现有的4位猪苓种植大户建立生产基地和专业合作社,搞规范化种植。

(二)庭院经济和家庭农场带动模式:经济薄弱山区耕地分布零散而不规则,且气候、土壤环境条件差异较大,由于大型机械难以施展而缺乏大规模经营的条件,但规模太小又难以产生经济效益,可因地制宜发展以小规模家庭经营为主的“庭院经济”和适度规模经营的家庭农场。农户可以在院子里搭起菌棚,搞点香菇、木耳产业,或者养两头牛、几头猪,也可以在房前屋后、菜园、果林边的空闲地上种点核桃、魔芋、药材等。经营规模要根据农户自身实力和种植或养殖种类来确定,并不是规模越大越好,不是重视量的增加,而是追求质的提升,尽量发挥山区地理环境与小气候的优势,突出优质高产,绿色安全的特点,提高山区农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三)“合作社+贫困户”模式:山区分散的小农经营,很难与市场对接,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弱势地位,只有把分散的农户组织在一起,共享信息、技术,形成规模效应,才能把一家一户小生产与千变万化大市场结合起来,解决小生产与大市场之间的矛盾。虽然目前成立的一些合作社都没有很好发挥作用,但越来越多的农户已经意识到,发展特色产业只有合作才能共赢。因此政府一方面对现有的合作社进行规范和管理,对运作良好,能够带动贫困户发展产业、脱贫致富的合作社予以重点扶持,对一些名存实亡的空壳合作社予以取缔和注销;另一方面支持引导专业大户把劳力少、能力弱的贫困户组织起来建立新的合作社,鼓励贫困户以土地、木材、劳力、资金(政府贴息贷款)等入股的形式优先加入合作社,贫困户在合作社打工,或按要求生产、出售农产品,还可以根据入股份额进行分红。合作社负责组织生产,引进良种,技术指导、收购产品进行加工或销售,并积极与企业和市场建立固定联系。比如鼓励养殖大户冯明发(杜泊羊)和王建军(山羊)由家庭农场向养殖专业合作社转型,可连续三年给它们一定的扶持资金,保证其正常启动和运转,村委会积极争取项目帮助王建军解决道路不通的问题。

(四)“公司+贫困户”模式:龙头企业是农村产业发展的重要主体,是农业产业化发展的关键,只有通过龙头企业带动,才能有效解决农产品加工、销售和研发等产业链条的问题。但龙头企业缺乏是经济薄弱村产业化扶贫中的突出问题。镇村党委和包扶单位要认真落实各项扶持政策,吸引与之相配套的初加工、精深加工企业加入,尽量填补没有龙头企业的空白。鼓励农业专业合作社兴办农产品加工企业或参股龙头企业,采取“公司+贫困户”的模式,公司采取订单农业生产经营的模式,与贫困户签订合同,按合同价上门收购,优先照顾贫困户,解决农户生产的后顾之忧。并在种植过程中派技术员全程跟踪指导,帮助他们解决各种疫病防治等生产过程中的技术难题。如蔡家营村要积极创造条件,联系四川南江黄羊基地与本村合作建立养殖基地,与咸阳步长制药合作建立黄精种植基地。周家坪村可以争取项目资金或争取政府贴息贷款等方式帮助赵金山成立杜仲酒厂,建立初加工企业,开展就地加工,带动更多贫困户脱贫致富。

五、“互联网+扶贫”模式。这是基于互联网时代扶贫方式的一种创新,由政府帮助扶贫对象通过开办网店等电子商务的方式脱贫。略阳县已经成功入围“阿里巴巴县域农村淘宝合作县”,要紧抓这一机遇,大力实施 “互联网+”战略,重点鼓励高校毕业待业青年、外出务工返乡人员返乡创业,鼓励扶持他们发展以电子商务为主的农村淘宝店和小微企业;大力支持贫困村家庭农场、合作社、加工企业利用电子商务拓宽农产品销售市场;对于经济薄弱村的贫困户,可免费装备电脑、网线等基本设备,帮助他们建立淘宝店,把本地的好产品卖出去。

 

(作者系中共略阳县委党校教师)

(编辑:刘玉春;校对:吴涛)

上一篇 | 下一篇